返回

偕鸾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十、金淙儿相思访青阳齐锡林感情忆鸳帏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7)页
    最主要的问题倒不是脾气差,而是边峦仰慕女子,轻贱男儿,可她唯一的乖乖儿偏是个儿郎,若是放到边峦膝下教养,不一定养成个什么样子。

    正想着事,北堂岑把头一抬,瞧见到了朱绣院。自斑儿回来,一直没去拜过金淙,北堂岑也不想让他拜,宴请宾客不算,连着几天在青阳院吃饭,都没有让人请金淙去,恐怕这个孩子要伤心,北堂岑现在都躲着他。

    算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眼瞧着院里有动静,湘兰正要出来迎,屋里有人喊,北堂岑见机落跑,调脸儿就走,心里松了一口气。

    原想着改天再说,先去找一下锡林。谁知右脚刚踏进青阳院,屋里三个人六只眼睛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到她身上。锡林轻轻搂着金淙,拍他的后背,这个孩子鼻尖眼尾胭脂一片,委屈得不行,梅婴在跟前蹲着,用手帕给他擦眼泪。

    “站着。”

    北堂岑刚转身,齐寅就将她叫住了。

    “没规矩了啊。”她悻悻转过身,两手合在身前,道“我原也不是要走。”

    “家主。”金淙叫了她一声,起身站到旁边去,浑一副做错了事的模样。“你说说你。”齐寅大清早起来,金淙儿就要见他,抽抽嗒嗒的,哭也不敢哭,怨也不敢怨,无非就是想要见家主一面。齐寅听他说的也有一点生气,一歪头,让梅婴上前把北堂岑拉进屋子里来,请她坐下,给倒了茶。

    “大户人家哪一个不是这样的?老帝师的长子年逾五旬,省亲的时候不还是管二十来岁的年轻侍人叫叔叔?”齐寅知道北堂岑只是尴尬,侧夫比儿子还小三岁,但她总不让金淙和公子见面,显得她很嫌弃金淙一样。而且这都多久了,自他姐姐出京往函谷那天,到现在已半个月了,北堂岑都没有去看过金淙一眼。齐寅也不是要把家主往侧夫的屋里推,毕竟家主去看了金淙,就不能来看他了,但是半个多月面也不见,未尝有些太不像话。金淙又不是什么不要紧的侍人,冷落就冷落了,他到底也是陛下指过来的人,年纪又小,如何受得这种委屈?

    “是我的疏忽,我的疏忽。”北堂岑卸甲退下来以后,旁的优点不显,唯独从善如流,改正的速度很快,态度很好。她将金淙叫到身边坐下,替他揩了揩眼泪,说“多大的孩子了,哭成这样。我给你赔不是,是我不对。”

    “我不是孩子,我已经是人夫了。”金淙小声替自己辩解,丝毫没有意识到家主跟他说话时用的还是哄孩子的语气。“公子的岁数长,称我金侧夫也可以,我会待公子好的。”金淙好久没有见
第(1/7)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