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偕鸾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二八、同飞鸟高低飞不同无福命求福总是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4)页
    侯夫婿身边梅婴雪胎两个棣华,是陪着他一起入府的。都在房里伺候,和雪胎不一样,梅婴从梳上头以后就一门心思跟定了家主,故而争抢着表现。铺床迭被、端茶递水的活儿一向是他自告奋勇要做,因此还叫齐先生吃味儿,心里不舒服,觉得他狐媚。可是家主喜欢他好看,说他机灵,有时回屋不见了他,还要问问他去哪里。

    纵然是大房,家主看上了别的小侍,又有什么办法?齐先生既没孩子,也不是原配,万万不能再落下一个‘不贤’的名声。梅婴十七岁在内书房侍候笔墨,家主用晚膳时有一壶米酒,他讨了两口喝,没一会儿就装着醉意昏昏地爬家主的床。先生当晚并不发作,只第二天早晨梅婴给他梳头时,他说‘侍郎之道,蛊惑家主,无所不至,殆不为耻。’梅婴假装说得不是他,整日里该说笑就说笑,该服侍就服侍,爬床也没耽误。

    二十岁时,梅婴的爹病了,老郡公不仅没请人来治,还记恨他的爹年轻时伺候过兰芳卿娘,将他母父都撵到齐府最偏的小院子里,说省得把病气过给了旁人。梅婴在演武场外的廊檐底下呜呜咽咽地哭,家主听见就出来瞧,晓得原委以后,当晚就问齐先生讨了他去,遣了个老郎中去看他爹的病。

    宫里每年赐腊,珠宝首饰、布帛织锦送进青阳院,待先生挑完了,家主就让梅婴挑。先生的性格不喜张扬,首饰多是白玉的,偶尔有些颜色,也是玛瑙、珍珠一类。见他如此,梅婴也就不敢选什么太繁复的金银宝石,便戴次一等的青玉。后来家主说不好看,怪怪的,她喜欢金子,遂叫梅婴也打扮得金枝玉叶,专拣那些珠光宝气的头面、簪子送他,衣袍也多是整幅织锦,有时跟娘们在外头跑马踏青,路上随手摘个花,也拿回来给梅婴戴。

    府里人人都羡慕梅婴,说他的命好,能得家主如此宠爱,简直是把他捧在掌心里疼。他母父因他而得脸,很受尊敬,他姐姐姐夫的小店面在几年里改了大酒楼。曾有一年,她姐姐进的酒因着气候骤变,保存不当,全都砸在手里。酒楼周转不开,姐夫慌慌张张地去大将军府里找梅婴,几乎要哭出来了。梅婴听罢,去库里翻箱倒柜地找出一颗足鸽子蛋那么大的夜明珠,二话不说就塞给姐夫。这是宫里的东西,庄宗时候中宫探花郎打了络子佩在胸前的,太皇赏了家主,家主觉得这东西没意思,搁在书案上落灰,干脆收起来。一时半会儿家主也不要,梅婴给他姐夫拿出去,说转告他姐姐,这是宫里的东西,是无价之宝,当铺横竖不敢收,都是供着充个脸面。就装成定王府的人,先去支点银子使着,回头使了多
第(1/4)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