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偕鸾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二七、在其位林履恒远虑深思偏安隅宋子佩木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4)页
    大将军府宴客,头场来宾六百余人,除了老帝师和悫王,连陛下都换了便装亲自到场,身边带着娄总署和金老太太。托着贺礼的宫侍们鱼贯而入,府内笙歌不止,花簇簇的少男身姿曼妙,鬓影衣香,献歌献舞,陪着走了一轮又一轮的酒,后半夜才散。接着又摆了三天三夜的流水席,沿着东西两门的私巷搭长篷,一眼望不到尽头。

    错过这种大热闹,姬日妍抓心挠肝儿,懊丧地简直睡不着觉。头前儿刚进宫面圣,听陛下说北堂府上连日饮宴,各家的贺礼收不完,都堆在院子里。她不好空着手去,也不知道该送点什么,就特赐了正度儿一个诰命。这是本朝首位诰命公子,上一位是老帝师的长子,因为在妻家受到刁难,成日挨打受骂,度日艰难,景宗皇帝看不过眼,才出于慈悯之心抬他的身份。

    真想瞧瞧她这个表侄儿长什么样子,肯定跟他娘一样是个大高个儿,姬日妍本想一出宫门就直奔大将军府,却没想到在复道遇见了宋珩和林规。

    人活七十古来稀,老帝师苍颜白发,而今已很少出门。姬日妍心中倏忽一紧,也不晓得是为着什么事,两步抢上前行礼,“学生见过师母。师母的身体硬朗?”

    “远远闻见一阵香风,就知道是殿下来了。一路风尘仆仆仍然倜傥旷荡,难怪有蜂媒蝶使,常叩窗格。”林规原就是等她的,笑眯眯地叫宋珩将她搀起来,道“老妇身体还算硬朗,多谢殿下的关心。”

    “哪里的话。”姬日妍向来会卖乖,她成天眠花宿柳地没个体统,浑身都是男子的脂粉气,老师不找她,她才不去老师跟前讨嫌呢。一朝见到老师,又腻腻歪歪地说“一日为师,终身为母,学生时常记挂着师母,既不敢贸然登门打搅,又不爱听那作耳报神的来传碎语,遂只能放在心里头。”

    宋珩笑而不语,退到一旁,姬日妍上前顶了她的位置,搀扶着林规缓步徐行,穿过复道。林规先是问了玉垣书斋的情况,又问文涤非那个妮子如何。姬日妍说都好,涤非而今这个正房年轻懂事,孝顺二老,疼爱女儿,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十分贤惠。她的女儿虽到了外傅之年,却是她亲自教导,课女读书。林规频频点头,连说了两个好字,拍了拍姬日妍的手背。

    这是往濯龙园的方向去,一路上行过的世夫已经很少,只偶尔有两三名御妇步履匆匆。待行至湖中栈道,已看不见旁人。姬日妍瞥了一眼宋珩,见她面色如常,看不出来什么,便直接问林规道“师母是有事要跟学生说吗?”

    “殿下记得庄宗时的那场暴雨吗?”林规伸手
第(1/4)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