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偕鸾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二六、开药方去病抽丝承天伦骨肉团圆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6)页
    云淡风轻,正是好天。

    “起初恐怕只是血虚内热,脾不健,没有重视。次年春时咳嗽,左右寸脉洪数,成了肺痈。夏令时,脓已成,右寸脉仍洪数,心火克肺金。”华七叶转过身,面朝北堂岑坐了,几名徒儿上前收了脉枕。那是一尊青玉的绞胎灵芝纹伏兽,几个月前华老医娘去给七皇姨悫王请脉时,悫王送的。

    “华老以为如何?”北堂岑抬了下手,示意成璋先不要出声。

    田淮老端着茶进来,大气不敢喘一下。乡野人家没有什么好招待的,热水冲泡了几枚枸杞子。他已认出来罗幺娘是谁了,当年在边家宅伺候相公,听说老将军把他配了裨将的女儿。田淮老曾见过那个娘一回,依稀有个印象,和记忆中比较起来,她的容貌虽不曾大变,可神情已不似从前了。她是斑儿的亲娘,是来认斑儿的,不晓得怎么肯发善心,请人来给璋三娘看病。偷了人家的孩子,田淮老的心里有些不安,但想着恐怕是边相公信了他的话也未可知,脸上并不敢表现出来。

    “咳吐浊唾涎沫,肢体软痿,不能举动,脉来虚数,调养调养也就好了。只是秋天温燥。”华七叶顿了顿,问成璋道“方才老妇看你舌红胎黄,恐怕你最近气逆而喘,咽喉干痛,胸痛咯血,有没有?”

    “确如华老所言。”成璋的嗓音沙哑,没说几个字又咳嗽起来。田淮老的心都揪起来了,赶紧上前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为她顺气,尤升六听见她咳成这样,担心地从里屋出来,扶着门轴观瞧。罗大娘领着一位老医娘来,后头跟着她几个十六七岁、风华正茂的学徒,都在前厅。尤升六因着是新夫,怕生,不敢上前。

    “左脉弦细,右脉虚濡,是最近劳心耽色。”华七叶瞥了田淮老一眼,不屑地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后者脸上变颜变色,垂头坐着,不敢搭一腔。北堂岑已经见怪不怪了,华老医娘从来都这样,医术很高明,脾气也很大,莫说一个半老的乡野村夫,就是中宫探花,她也是够资格教训的。

    “无事。”成璋轻轻拍了拍田淮老的手背。这个病向来反复,她并没有好多久,一夜之间就又重了。爹责怪是升六儿将她抱出去,吹了风,尤升六心里也自责,受不得骂,辩说女娘难道还能成天在屋子里圈着?稍一好点,肯定是要出去的,爹被他气得不行。最近他们两个正赛脸儿,谁都不理谁。

    “她这个样子要先调补。待热除痰止,声清心静,那时候也入冬了,吃一些丸药,凭老妇的预测,估摸着到明年春天就该大好。”华七叶招招手,将徒儿唤到身边,吩咐道“先
第(1/6)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