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霸总追妻:每日一次火葬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3章 结婚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宋颐还是低估了资本主义的办事效率。

    没过多久,一群人毕恭毕敬地拿着各种材料走进了病房。

    “你好,宋小姐,我们是婚姻登记处的,特意来给您办理结婚证的。”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一脸严肃的看着宋颐说道。

    宋颐愣了愣,怔怔地点了点头。

    她一直以为结婚是必须去民政局的,完全没有想到居然还可以上门登记?

    这一波操作直接刷新了宋颐的认知,想了想是御幸臣的操作,瞬间没有了异议,也觉得没有什么不正常。

    “来,我们需要先给两位拍张照片。”

    宋颐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为难的开口:“我现在这副样子……可以拍照吗?”

    “可以的,结婚照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工作人员毕恭毕敬的开口说道。

    御幸臣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脸上的淤青还没有消退,上午她打的那一巴掌印还赫然在脸上,西装里的衬衫也满是褶皱。

    宋颐从来没见到过他一身西装革履,却还如此狼狈的样子,倒是有些滑稽?

    “来,两位靠近一点。”工作人员拿起相机,指挥着两位新人的拍摄。

    宋颐和御幸臣之间的距离仿佛还隔着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显得格外生疏。

    她有些不情愿的朝着御幸臣的方向靠了靠。

    “来,再稍微靠近一点。”工作人员看着一旁御幸臣铁青的脸色,小心翼翼地朝宋颐使了个眼色,说道。

    宋颐拧着细眉,看着丝毫无为所动的男人,心底升起一抹小情绪。

    工作人员看着两位没有动静的新人,一时间有些为难,虽然说结婚照片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但两个人之间隔得太远,一点都不像是夫妻的模样……

    御幸臣直接大掌揽过宋颐的肩头,强迫她的脑袋靠在了下巴的位置。

    “来,两位笑一笑。”

    宋颐也不想跟他继续僵持下去,深吸了一口气,强撑起一抹笑容。

    “好,可以了。”工作人员拍好后,举手朝两个人示意。

    宋颐看到后如释重负,从男人的大掌中挣脱了出来,刻意跟他保持起了距离。

    御幸臣只是光淡淡的在宋颐脸上停留了两秒,没有说话。

    一群工作人员在病房内办理结婚证的时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以及极其强大的低气压。

    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低头抓急进行着剩下地流程。

    “御总,结婚证办好了。”工作人员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将结婚证递给了御幸臣。

    御幸臣摩挲着结婚证上面的照片,若有所思了片刻,点了点头:“好。”

    话音刚落,一群人仿佛如获大赦般匆匆离开了。

    宋颐见他盯着结婚证一直没有动静,突然很好奇上面的照片怎么样,她有些别扭的开口:“我也想看看。”

    御幸臣挑眉,将两张结婚证全放在了自己西装内置的口袋,说道:“没什么好看的,我看你也不是很想拍。”

    宋颐一时间语塞,她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被自己说过的话被怼回去。

    她别过脑袋,轻哼了一声,喃喃道:“不看就不看。”

    再说了,她又不是没有看过。

    “我会让公关把我们结婚的照公开出去,也会好好澄清在医院发生了什么。”

    御幸臣有条不紊的将计划告诉了宋颐,“到时候,我会给那些制造舆论散布谣言的营销号发律师声明,给予警告。”

    宋颐点了点头,发布律师声明对那些空穴来风的营销号来说,确实是非常有用的。

    “好。”

    “那我先去安排,有什么事跟我联系。”御幸臣开口说道。

    “嗯。”宋颐别开眸子没有去看他,直到听到病房门口传来的响动,知道他离开后,她才收回了目光。

    眼角的泪水在这一刻终于溃坝,强忍的委屈也在这一刻涌发出来。

    刚刚在御幸臣面前,她不想展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更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委屈。

    ……

    深夜十二点,御氏集团。

    因为这次地舆论,御氏大楼的公关部灯光彻夜未熄,所有人都在加班加点的工作。

    御幸臣捧着咖啡抿了抿一小口,表情凝重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

    “叩叩叩。”

    办公室的门被从外面敲响,欧阳雨凝也没等御幸臣回应,径直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原来你在这里啊,你们秘书还跟我说你没来公司。”欧阳雨凝盯着御幸臣说道。

    “嗯。”御幸臣并不惊讶欧阳雨凝的到来,将手中的咖啡放在了桌子上。

    他似乎并不打算回答欧阳雨凝的问题,淡淡的开口:“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欧阳雨凝深吸了一口气,紧盯着自己面前的男人,开口:“幸臣,我刚得到消息,你为什么要突然跟我解约?”

    她面露难色,犹豫了良久,问道:“而且你还这么迅速的公布了结婚证的照片,是不是嫂子误会什么了?”

    御幸臣掀起眸子看向了女人,眼底的情绪晦暗不明。

    欧阳雨凝看到他沉默,就知道自己的猜想没错,她暗暗地咬了咬牙,肯定是宋颐跟御幸臣说了什么!

    她强压下心底涌上的怒火,脸上强撑起一抹笑容,无辜的说道:“其实嫂子有顾虑也没错,毕竟咱们之间认识了这么多年,误会了也很正常,只是……”

    “好了,你不用说了。”欧阳雨凝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却被御幸臣无情的打断了。

    她微微一怔,佯装不解地看向他。

    “欧阳雨凝,我最后不说破是为了顾全我们两人这么多年的情分。”御幸臣冰冷的声音,不带丝毫的感情:“而且看在爷爷的面子上,我对你也已经足够宽容了。”

    欧阳雨凝地睫毛颤了颤,心跳顿时漏了一拍,她干笑了两声掩饰无措:“你在说什么啊?幸臣。”

    御幸臣用沉默回答了她。

    “幸臣,你不会怀疑这次的事故是我造成的吧?”欧阳雨凝闪了闪眸子,指着自己难以置信的问道。

    御幸臣幽深地眸子看向她,其中包含的意思不言而喻。

    饶是她平时再强大的心理素质,在面对这种威压的时候,也败下阵来。

    “幸臣,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而且我的为人,你不是不知道……”欧阳雨凝还在试图为自己开脱。

    她在赌,赌御幸臣还肯信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