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河盛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九十三章 乱生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人流渐渐汇集,不知情的询问两句,忍不住也加入了队伍,人群越聚越多,浩浩荡荡,等到了刺史府门前,已经有了数百人,将刺史衙门前挤了个水泄不通。

    大家吵嚷着要见刺史大人,不多时便有兵丁急步而出,在衙门前站了一排,不许百姓靠近,吵嚷中难免有推搡,推搡中不知谁撞着了门口的击闻鼓,咚地一声,惊得所有人一跳。

    击鼓必有冤,在衙官员必得升堂,不多时兵曹龚鹏程便冷着脸全副武装带着大队兵丁出现,冷喝:“谁击鼓?”

    众人面面相觑,知道击鼓意义不同,不敢应声,龚鹏程怒道:“击闻鼓也是你们击着玩的?都给我散了!”手一挥,士兵们便上前推搡,人群中便有人大喊:“我们确实有冤!如何不许我们说话!想要提我们的赋税,是要逼死我们吗!”

    他面前一个士兵恶狠狠道:“衙门的事,也有你们说话的份,你是要造反吗!”枪杆一横,重重将人往后推去,那群人脚步踉跄,不知谁哎哟一声,跌倒在地,那群士兵却停也没停,继续向前推,人们的脚步七零八落,有人发出惨呼,随即有人大叫:“不得了了,不得了了,踩死人了!踩死人了!”

    龚鹏程眼底笑意一闪,却是等了一等,才傲慢地道:“停。”

    但这句话已经说迟了,人群中一个人被血肉模糊地搀出来,这人的惨状立即激怒了在场的百姓,刚刚被逼退的耻辱和被轻视的恼恨以及长久重赋的压力和未来更重赋税的恐慌,汇聚成了一股无法排遣的愤怒,激得那些人纷纷乱骂起来,再次冲了上去,这一波冲得凶猛且无章法,瞬间便将那批没有准备的士兵冲倒,击闻鼓也被推倒,被无数双脚踩烂,咚咚声响里无数人跳过大鼓,一边大叫着要见刺史,一边潮水般冲了进去。

    龚鹏程大惊,连连吹哨,跟着也冲了进去。那些冲进去的百姓一直冲到二进院子,忽然停住脚步,看见一大队衣甲整齐的黑压压的士兵,正面色森然严阵以待。

    百姓们何曾见过这阵仗,当时便腿软想撤,龚鹏程却在身后大喊:“这些人闯衙造反,格杀勿论!”

    士兵们挺枪冲来,那些冲衙的百姓们脑海里一片空白,大多反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喊:“刺史府士兵杀人啦——”

    这批人跑到街上,披头散发跑掉了鞋子,顿时引发了更多人的惊恐和慌乱,有血气的,听了原委怒不可遏,冲上去要拼命,更多的人则慌不择路地奔逃,引起了更大范围的恐慌,店家砰砰砰地下门板,姑娘媳妇们尖叫着在路边障碍物后躲避,落了满地的绣帕绣鞋,还有一些二混子浑水摸鱼趁机摸一把屁股,孩子的尖叫声,哭嚷声,妇人的嘶喊声,叫骂声,搅合在一起,整条长街上成了一锅沸腾的粥,而这沸腾的粥还在不断地扑出锅来,一条街一条街地蔓延过去,将那恐慌的情绪无边界地传染,到最后有的人根本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事,就已经慌不择路地先跑起来。

    龚鹏程一脸焦急地下令士兵收束弹压,但恐惧一旦蔓延,再收拢已经无济于事,他站在台阶上,看着人潮如被飓风吹动一层层蔓延向全城,眼底也有笑意渐渐漫开。

    湖州府离刺史府不远,隔着三条街,这边的动静起来没多久,湖州府就听见了喧哗,今日原本是休沐日,原本白林也要去藏珠湖散散心,却因为有些伤风留在了府中,听见喧闹待要出门,却在二门口被自己的师爷给拦住了。

    “大人,您还病着,外头的事便不要管了罢。”

    白林微微皱起眉,他那心腹的师爷凑近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白林微微变色,“当真?”

    “当真。幸亏大人您今日没去藏珠湖,那里怕是风险更大。如今刺史府那边已经闹起来,左右都是刺史未能抚民之过,而且刺史今日自身难保。您要出这个头,怕将来刺史倒了,您就要首先被清算了!”

    师爷说着便打算自己去前头安排事务,并不担心大人不采纳他的建议,毕竟白大人向来老成持重,谨慎少言,四面不靠,湖州换了几任刺史,他依旧稳稳做这个湖州府,靠的从来都是不偏不倚不理会,既不掺和,也不多事。

    他转过身,白林站在原地沉思,并没有立即回后院养病,忽然唤住他道:“少陵。”

    师爷回首。

    “你说,”白林缓缓道,“你方才一口咬定,刺史大人这回完了,所以本府不能多事。可如果刺史大人不会完呢?本府作为湖州首府,和刺史府三街之隔,掌湖州一地民生,对乱象不闻不问,届时本府又要如何交代?”

    “大人,刺史大人凭什么不会完?您真的听清楚小的方才所说了吗?湖州府内三千丁,漕帮的人,连同治中,玉城郡守,以及刺史府内各曹……刺史大人才几个护卫!”

    白林依旧在沉思,忽听一阵笑声如银铃,回首正看见女儿在放纸鸢,没心没肺的丫头,挑春节回来之后以为她要伤心的,结果她说原来她那日看见的人是殿下,殿下看不上她再天经地义不过,她能远远多看殿下一眼也算是福气,居然又高高兴兴着了。白林眼神微微柔软了些,想着儿女是父母的债,总要为他们好生筹谋,一步踏错,自己这条老命也就罢了,丫头要怎么办?

    想到女儿又想到挑春节上的事情,他心中一动,低头急速思考了一阵,忽然转回书房,换了官服大步走出来,一边扣扣子一边道:“点齐所有衙役,立即随本府前往刺史府!”

    “大人!”

    白林摆了摆手,道:“有些时候,是不能中庸的。”

    “大人!”

    白林头也不回,早去得远了。

    ……

    人潮蔓延到江湖捞附近时,江湖捞正当午时,是生意最好的时候。

    江湖捞的玻璃厨房已经装了起来,因为新奇,引得很多人来瞧,生意更上一层楼。隔着透明墙,人们也可以亲眼看见江湖捞里的食材处理,看见那些冻得梆硬的牛羊肉如何神奇地削成红白分明肌理漂亮的牛羊肉卷,一斤羊肉要切出八十片才算合格。知道了江湖捞的羊肉只选东堂蒙州瓜子岔草原的上好阉绵羊,早早和牧民购买之后便进行圈养,以文臻亲自定下的食材喂养,至合适重量后再宰杀,只取“上脑”、“黄瓜条”、“三岔儿”等几个精华部位,一只整羊最后采用的精肉大概也只有十几斤。可谓精中选精。

    至于作料更是琳琅满目,也有人别有心思,趁着这厨房透明想来偷师,将那作料的种类都学了去,奈何调出的味道却天差地远,无他,文臻的酱油是她自己的配方自己酿造,鲜美无可比拟,用吃过的人话说,冲白水拌白饭都是美味,更不要说其余的辣椒油大酱芝麻酱之类,都是文臻走到哪吃到哪选出的最好的原料,自己的独门配方,东堂效仿的火锅店多矣,但也不过是捡江湖捞的剩饭吃。

    至于那些蔬菜的新鲜度,清洗的讲究和处理程序的复杂,以及厨房和人员的卫生状况,在这个年代,人人一身白衣,委实比许多普通富裕人家还讲究些,至此,江湖捞各种乱七八糟的闹事销声匿迹,生意更上一层楼,借着这股东风,文臻已经命人在城南选址建楼,准备开自己的快餐连锁店。

    因此君莫晓也忙碌得很,都没时间跟着文臻去藏珠湖浪,心中难免几分怨念。

    隐约听得远处吵嚷时,她也没在意。

    忽然有人大步冲进店中,伸手就来拉她,君莫晓大怒,正要将这孟浪之人的手拍掉,那人已经急声在她耳侧道:“君掌柜!小的是对街李老爷家派来的,李老爷让小的知会您一声,江湖捞赶紧关门避一避,不然恐怕马上就要有祸事!”

    君莫晓一惊,看这人不认识,李老爷她却是知道的,江湖捞店子地段都好,对街住着湖州两大巨富,两家的宅子就占了整整一条街的区域,一边是李连成家,一边是张家,李老爷就是李连成,喜欢吃火锅,江湖捞有他专门的包间。

    君莫晓虽然不认识这人,但看一眼这人焦灼的眼神,想起文臻说过看人看眼,眸正神清可信,目光闪烁不可交,心下便就信了。只是此时大家多半是刚开吃,就这么驱散,以后江湖捞还怎么做生意?

    她素来有决断,想了想,一拍手,大声和众位食客道:“诸位,抱歉了,小店这里听说混进了江洋大盗,需要闭店搜查,为防对方狗急跳墙误伤,还请诸位速速离去,为表歉意,今日诸位的火锅都由小店请客,多谢多谢。”

    李家家丁也是跟随老爷浸淫商场多年,一听这说辞就心中赞赏,心想老爷说得对,刺史大人身边果然无弱者。这位女掌柜听说了这么紧急的事,并没有想着自己的人先逃命,顷刻之间就想出了最为妥当合理的理由,先疏散食客,既全了脸面,又安抚了人心,也不影响以后生意,真是对得起刺史大人的信任。

    果然一听这话,再无人罗唣,人们纷纷起身离去,顷刻人便走光。君莫晓立即拦住还想收拾桌面的店员,喝令:“所有人立即找地方躲一躲!不要留在店里!如果要出去,就脱掉江湖捞的制服!”

    店员从掌柜往下,都赶紧脱掉制服,各自散开,那李家家丁不住催促,君莫晓却在此时开始收拾东西,一边道:“你晓得这些火锅都是特制的,一旦给人冲进店来打坏,一时供应不上就得关店,又得影响多少人的营生?还有这透明琉璃,好容易才烧制出来的,一块多少钱你知道吗,给砸碎了我会吐血的!”

    李家家丁:“你也不怕跑不掉自己被打吐血!”

    “不怕!谁让我吐一滴血,我家臻儿会让他吐三升!”君莫晓收拾了火锅,将大门加了三层锁,江湖捞连窗户都是特制的,可以锁上,她统统都锁上,此时外头的喧闹声已经很近,李家家丁怕自己被波及,狠狠一跺脚,说一声快点,自己赶紧跑走了。

    君莫晓这边刚刚锁好最后一个窗户,就听见外头一声大叫:“江湖捞没少赚咱们的血汗钱,刺史大人还不够吗!把她这聚宝盆给我先砸了,也让她尝尝铜钿没了的滋味!”

    “轰隆”一声,是大门被砸到的声音。

    外头有人惊叫,却是一个江湖捞的女店员,冲出店外,在对街被人流堵住,里头有人认出她是江湖捞的店员,就有一群人将她拦住,任那少女左冲右突,总不许她过,其中又有一些浑水摸鱼的混混,见那少女被围追堵截,披头散发,梨花带雨,越发兴奋,故意半敞了胸膛,用胸去顶那少女:“哎呀,来哥哥这儿呀,来亲一下哥哥就让你过去!”

    君莫晓正要走,远远地隔窗看见,气得毛发倒竖,正看从哪里冲出去更近,忽然看见对街李家的大门忽然打开了,一队李家护院冲出来,人人手持棍棒,当先一人一棒子便将那混混拨开,顺势将那少女拨进了李家队伍之后,冲着那群人大喝道:“私人院宅,何人敢扰!”

    那群人看见一排大汉气势汹汹站成一排,想起李家首富,家里养着许多好手,顿时胆怯了三分,里头龚鹏程安排好的起哄的人,也不愿意平白得罪这样的巨富之家,想着大户人家不愿被人群滋扰,怕自家遭受损失也是正常,当下也不做声,人群便往后退,又有人道:“还是去砸了江湖捞!”当下就有人抄起地上石头去砸江湖捞的窗户,谁知道石子刚刚飞出去,李家护院抡起棒子一挥,石子在半空碎成粉末,笼了众人一头一脸。

    不等众人发作,那人高马大的李家护院眼眸一瞪:“石头也不许乱砸!万一砸破我家的琉璃瓦怎么办!”

    众人看看隔了半条街的江湖捞,再看看围墙里面还隔着足足几十丈的李家的深宅大院,心想这得是车弩射出来的石头才能砸到你家正殿的琉璃瓦吧?

    腹诽归腹诽,不讲理的人遇上更不讲理的人往往更容易歇菜,众人憋气一阵,只好又退,随即就有人乱哄哄地嚷:“那是江湖捞的总掌柜,拦住她!拦住她,叫她带我们去问刺史大人!”

    李家护院们一抬头,就看见江湖捞后门蹿出一个少女,往这里奔过来了。

    而此时江湖捞的店员因为近的原因,大多都奔往这里,因为其余街道都有人流,这些人不敢乱走,便请求李家荫庇,李家护院也便默默打开侧门让人进去,此时看见君莫晓也往这边来,李家正要让开道路,忽然有人道:“看!”

    护院们抬头,就看见追在君莫晓身后的,明显不是那些热血上头的普通百姓,那些人黑巾蒙面,身形矫健,手持刀剑,紧紧追着君莫晓。

    李家护院有不少都是曾经军伍出身,熟悉军队,有人眼眸一缩,脱口而出:“像是军中之人!”

    这话一出,众人心中便是一紧,面面相觑

    得了老爷的吩咐,要尽量不动声色帮江湖捞一把,给刺史大人卖个好,但是如今发现了军方的痕迹,这事态就不一样了,还能不能掺和进去,就得再禀报老爷了。

    李家护院匆匆回去禀告,那边君莫晓已经冲了过来,李家护院们还在犹豫,忽然一抬眼,看见君莫晓身后,江湖捞屋脊上,冒出一个人影,那人宽袍大袖,衣着古雅,立在风中,自然有潇潇举举之态,手中却很违和地,拿着一柄紫黑色的巨弓。

    李家护院一看那巨弓,眼瞳就一缩——那人看起来斯文落拓,还有几分文弱,但是能用这种弓的人,膂力一定惊人。

    那是传说中极硬又极轻的紫檀弓,能开二石以上才能所向无敌。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下一瞬众人便听见一声锐响,眼角掠过一条狂扑的人影,人影身后紧紧跟着一线紫电,那紫电劈开正午近乎灿烈的日头,前一瞬仿佛还在天之涯,下一瞬已经到了眼眸深处,众人眼前只见一团紫光旋转闪耀,下一瞬身边烈风伴随灰土炸起,耳边听见同伴的惊呼,脑子嗡嗡一阵之后再睁眼,才发现自己和同伴不知何时已经踉跄退后好几步,而一根紫黑色的箭就钉在自己等人现在站立的地方,众人死死盯着那一处地方,只听见几声细微的裂响,从箭尖深入的地方开始,慢慢绽开一条缝隙,缝隙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至将那坚硬的青石板裂开一条巴掌长的,横贯整条巷子的沟渠,像一张割裂的大嘴,黑洞洞地张开讽笑着。

    众人一口气吸在了腹腔里。

    随即听见门背后,自家老爷厉声道:“都回来!”

    李家护院急速后退,闪身入门。

    君莫晓从地上爬起,灰头土脸,她方才拼死一扑,才堪堪躲过那可怕的一箭,连回头看都不敢,往前扑入李家大门,却在即将扑入前一秒,砰一声,门关上了。

    君莫晓踉跄后退,险些撞歪了鼻子。

    她呆了呆,一时只觉得荒唐,险些大骂一声:“救人不救到底你要闹怎样!”

    但此时也没时间和心情骂,她只觉得整个后背汗毛竖起,一股极大的恐惧和极其奇怪的情绪盈满胸腔,下意识一回头,正看见那宽袍人从容地,架上第二支箭,对准了她。

    顶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