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雀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叁 换心咒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再

    “我不干了告老还乡”

    郁垒一纸辞呈甩在神荼桌上。

    神荼愣了片刻“这是何意”

    “我不想在冥府当差了。”

    “那你去哪”

    “我要去昆仑山开药铺。”

    “你的头怕不是进了黄河里的泥了”

    “哥哥我不想再过这样无聊的日子”

    “昆仑山天寒地冻,有何好处”

    “我一心从医,悬壶济世,你若不答应,我就把自己的魂拘了算了”

    “你”

    “哥哥,我从未求过你今日弟弟求你,放我去昆仑。”

    “昆仑酷寒,你的身子如何受得住”

    “弟弟就算死在昆仑,也决不埋怨哥哥半字。”

    “你诚心气我是吧”

    郁垒难得的一本正经,双目笃定地望着神荼道“哥哥,我的人生也想能够自己做主一回呢。”

    神荼听了这话,心里一阵难过,好半晌,才缓缓开口“你当真想好了”

    “当真。”

    “非去不可”

    “非去不可”

    “你得多加思量,这一去,今后若想再回到冥府可不容易。”

    “永不回冥府。”

    “你”神荼真是被这个弟弟气的牙根都痒痒。

    “多谢哥哥成全。”

    郁垒弯着眉眼,挑起唇角,露出一个漫不经心的笑容。

    昆仑

    昆仑终年积雪,刮起风来卷着浮雪,像起了一层大雾。

    郁垒坐在屋里,透过窗子只能看到迷蒙一片,听到风夹杂着雪,扫过窗纸的声音。

    屋内只有他一个人,还有一盆燃着的火,除了火苗噼啪作响,便是风雪卷挟细细碎碎的声音,安静到近乎沉寂。

    初时,他整夜翻来覆去,夜不能寐,时间久了,倒也变得习惯。

    春神句芒来看过他几次,无一次不是讽刺调侃,放着冥府风吹不到,雨淋不到的差事不要,跑这里来风餐露宿,自立门户。

    郁垒只是轻笑了之,感叹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懒得与其辩驳。

    郁垒放下手中暖手的茶盏,起身走到内室里,内室的墙上有数不清的格子,每个格子里都摆满了瓶瓶罐罐。

    郁垒修长的手指抚上一个白色的瓷瓶,感受到里面散着的寒凉之意。

    这里面是荌草,长在灵山上的一株仙草,郁垒不禁回忆起,当时自己为了这一株仙草被数百匹圣狼追着撕咬,险些被掏了心脏,九死一生才拿回这轻飘飘的一株仙草。

    这里数以千计的珍贵药材,又有哪一样不是他搏命换来的

    昆仑山上是九重天,九重天的第七重便是陵光殿,有时候,郁垒站在茫茫大雪中略微仰头去看天,仿若自己离她又近了一些。

    这些年他读遍了古籍,到处寻找珍稀药材来炼药,遍寻秘法,虽然他看起来永远是那样漫不经心,不知所谓,但对于那个女子,他又极其执拗。

    他不相信诛神钉在这个世上无解,更不相信对于她那样超脱六界的人无解。

    郁垒忽觉心口闷痛,一直以来他都在拿自己试药,甚至因药效相冲,一夜之间白了头发。

    在数次大雪飘零,夜深人静之时,他也问过自己,因何要这样做

    他说不上来自己的一腔执拗从何处而来,只知道那抹赤色落在眼里移不开,到最后落在心里化不掉,情不知所起,一眼万年。

    他不过是想看她无所束缚,看她毫无心事,天真烂漫的一个笑容,看她得到她想要得到的东西。

    可是他看不透,她究竟想要什么。

    她目空一切,不悲不喜,却又像是有一抹执念横在心头。

    他们其实不过是一样的人,披着神仙的外衣,打着超然物外的幌子,却谁都逃不出这漫漫红尘。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