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雀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4章 伏羲琴归位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种秘术你如何会”

    “这就是在下的过人之处啊。”

    郁垒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苦笑,他也不过是时刻准备着成为那个人的第二条命。

    “九夭他还有多少时间”

    “半月余。”

    “好,我会回来找你的。多谢郁垒君救命之恩。”

    稚殊郑重地行了一个大礼,转身跑了出去

    在距离冥界不远处,蜀山掌门社南央已被魔界埋伏之人打成重伤,可仍旧不肯交出伏羲琴。

    魔界之人亮出利刃意图痛下杀手,忽而天边一道白色光柱射下,挡住了剑刃。

    只见一位女子身着淡紫色广袖琉璃裙,露出如藕般嫩白光洁的胳膊,十指纤细,珠圆玉润,裹胸的白色衬裙上绣着淡粉色的图案,项部未被遮盖,裸露出的锁骨甚是诱人。

    女子飞降在不远处,双手交叠于腹前,走路平稳而端庄,身上散着淡淡的花草香气。

    走近了,再细瞧那女子的相貌,眉眼秀丽,皮肤白皙,神色淡雅而柔情,鼻高挺且小巧,朱红齿白,眉宇间的忧郁怅然与其脱俗的气质衬托出她更加尊贵美丽。

    “女娲后人”魔界之人暗道一声“神族也来管闲事了么”

    言罢,唤出众多魔界凶兽,自己则是提剑上前,女娲后人瑾萱几个闪身翻转躲过剑气,双手捻诀成印,一掌挥去带着紫色光芒,却没想到魔界之人一个偏转朝着奄奄一息的社南央去了

    瑾萱一转身,轻舞衣裳,一道由花瓣拼成的墙将她和社南央保护了起来。

    瑾萱伸出手,将灵气输入社南央体内,喃喃道“对不起,我来迟了。”

    社南央渐渐恢复了意识,一眼望到了瑾萱美丽如湖水般充满关切的双眸。

    社南央只觉眼眶湿润,心中涌上一股莫名的温暖,他好熟悉,只一张口,便轻唤出“瑾萱。”

    瑾萱微微一愣“什么。”

    社南央好像被一种潜伏在心底的情愫控制着,他不由自主的抬起手,轻拭她的泪痕“瑾萱。”

    “你记起我了么”瑾萱露出久违的笑容,可随即又转为担忧。

    社南央反应过来一般,赶忙坐直身子,收起刚才充满情愫的目光,正色道“有劳瑾萱姑娘出手相救,我方才失礼了。”

    瑾萱没有言语,她轻舞衣袖,双手合实,迎着凶兽不断的冲撞

    耳边突然传来交战的声音,原是夏离带着一众人马赶到了。

    瑾萱一挥衣袖,那由花瓣拼成的墙渐渐散去

    夏离望向这边,命道“伏羲琴给我。”

    社南央应了一声,赶忙将伏羲琴唤出,夏离一手接过,细长的手指在琴弦上快速弹拨

    凶兽瞬时发出惊天地泣鬼神般的凄厉惨叫,四散着窜入地下,那为首的魔界之人似乎早有准备,并不惧怕伏羲琴的声音,但是眼看对方人数众多,自知任务失败,竟然提剑抹向了自己的喉咙自裁,血溅当场。

    瑾萱扶起社南央,对着夏离道“夏离大人,钤印女娲石已经归位。”

    社南央忍着伤痛,亦是行礼道“禀告夏离大人,神荼大人,伏羲琴已经归位。”

    “辛苦二位,再有不远便是冥府,先给蜀山掌门疗伤才是。”

    “是我无用,法力不及魔界之徒,让大家记挂了。”

    社南央有些自责,自己能力不及,才如此兴师动众。

    “我们四界本是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荣辱与共,蜀山掌门一己之力行至此处已是不易,想来一路上受了不少魔族的伏击。”

    神荼出言安慰。

    一行人回到冥府后,夏离率先去看郁垒,问着“稚殊可回来过”

    郁垒打着马虎眼“没有,没有。”

    “蜀山掌门负伤,你去看一下开副药给他。”

    郁垒应着,刚要走出去,只听到门外传来声音“神令到。”

    郁垒下意识望向夏离,却见到夏离如释重负般的神情,但这神情转瞬即逝,让郁垒差点以为刚才是错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