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雀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掌管封仙册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元六年,九重天与魔界展开大战,一时间天柱折、地维绝、四极废、九州裂,天倾西北、地陷东南、洪水泛滥、流火蔓延,六界生灵涂炭。

    玄帝后人平定战乱,立下奇功,但仙界也因此遭受重创,遂令重列仙班。至此,玄帝后人之名响彻天下,据闻玄帝后人乃一位翩翩公子,仪表俊俏非凡,其名曰赦。

    昆仑山终日大雪茫茫,似是与天相接,实则望而无际。一女子着一身锦绣华服负手而立,大红色的裙摆应在雪地上格外妖娆,头上顶着的金步摇随风微微颤动。

    “主子,我看他是不会来了。”白衣女子紧了紧身上披着的狐裘,哈着气道。

    红色的薄纱乘着风飘荡在半空中,微微遮掩住女子的面庞。“他,不敢不来,今时今日却也由不得他了。今日是我夏离大喜的日子,彩霞映天,连整个九重天都得给我面子,更何况我的夫君呢。”

    天色渐晚,风更大了起来,卷起地上的雪花贴在身上令人打起寒颤。

    稚殊生了堆火,凑在火边取暖,她撩了撩自己的白衣生怕被火燃到,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稚殊,你如若怕冷便先回吧。”

    “属下陪主子一起等便是,主子一袭锦绣喜服都不觉寒冷,属下身披狐裘更不敢说冷了。”

    忽而风更大了些,卷起雪花洋洋洒洒,一道光束闪现,忽而一个身着靛色锦衣的男子踏着雪信步而来,不急不慢,缓缓而行。

    稚殊猛然站起提高音量道:“好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

    “不得无礼。”夏离挥了一下衣袖望着男子道:“赦上仙许久未见,更俊俏了些。”

    “夏离大人如此称呼在下愧不敢当,在下只是区区一个修道者,还未能名列仙班,何谈上仙呢。”

    夏离挑起唇角笑了笑:“你让我从天明等到天暗,你还有何不敢呢。过了今天,你便是我的夫君了,我说你是上仙你就是上仙,我说你不仅位列仙班,还可位于九重天之巅。”

    “他日一句戏言未曾想大人当了真,我…。”赦望着一袭红衣的夏离不由得嘴角抽搐。

    “戏言?赦公子不妨看看这天下间谁敢与我说戏言?你怕不是忘了这登仙的机遇是何人赐给你的?你怕不是真的以为自己修行绝伦足以俯视六界?你的师兄姬凌云,炎帝后人姜无忘,北冥弟子鲲,白帝坐下二子秋辛、秋衍,青帝坐下的弟子木春、木嚣,谁人不想在天魔之乱中一出风头名震九州?谁不想掌管封仙册?可为何偏偏是你公子赦?你虽拜在玄帝门下,资质却也并不出众,玄帝后人不过是我赐给你的一个名头,我助你至此,你该知道我的一字一句都并非戏言。”

    “大人恩德赦从不敢忘,只怕身份卑微配不上大人…。”

    夏离一挥衣袖,手中凭空多出两个酒杯道:“饮下这杯合欢酒,从此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了。”

    夏离的神色间带着些许笑意,却又是不容拒绝的坚定。赦抬起的手略微颤抖,却终究还是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即是如此,大人可否恢复我前世的记忆了,以便提升功力,早日完成封仙大业。”

    “也罢,今日你我已结为夫妻,前尘往事也不再瞒你。”夏离一挥衣袖,凭空出现一个莲花座椅。

    “主子…”稚殊刚想开口阻拦,却被夏离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夫君只需坐在这莲花榻上,你想知道的一切便可浮现眼前。”

    公子赦略微欠了欠身,义无反顾的盘坐在莲花之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