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铁流铸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8 顾半城 你事发了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色大亮,李安民李大县令突然命令迟县尉和朱巡检集中人手,他要去拜访顾半城!

    两人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目光中看到了一丝幸灾十惹祸的笑容,感情昨晚顾大老爷动了手段,这位县太爷吃了闷亏,想过去骂街了!

    李县令出行,照例大张旗鼓,自己则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顾盼生辉,也不知是得意还是做作,反正两个家伙已经笑破了肚皮,小样,受了那么大委屈还如此猖狂,等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李县令高调出城,可把大姑娘小媳妇给看呆了,这位县令真是高大英俊,要不是那一头黄发,倒贴都愿意啊!

    不在乎发型的自然是楼上的小姐姐们,手帕上写着名字,没东西就拿银子裹着往下扔,那叫一个漫天花雨啊,气得老保子差点拿鞭子抽,就没见过这么败家的,可把跟在李大人身边的几个城管队员乐坏了,天上下银子的事听都没听过哦!

    出得城门,没多久就来到顾家庄,庄子占地颇大,李县令让两人分派手下围住,至于四门则交给了城管队!

    两人有点发懵,总共只有六个,你还带两个进去了,剩下一人看一门?就凭他们手里那根火铳子?扯的吧?不过人家既然这么吩咐了,他们也喜成乐见,守不住被打死才好呢,又不关我们什么事!

    这边厢,鼠眼管家开门把李县令迎了进去,这李大人见顾半城没亲自出来也不生气,同时,对鼠眼解释主家身体欠佳也当作耳边风,反正只要人在里面就行!

    门外,分派完手下后,迟县令和朱巡检两个看着无事,也站在大门外准备吃瓜,谁知身后又响起一排脚步声,等看清面目后差点吓尿了,这些人不是去屠宰场的城管队吗?怎么一夜激战只少了两个?而且一个没伤?

    来不及细想,正要通知里面,却被门口的队员逼住:“站着,不许擅离职守!”

    “哟菏,小东西,你算哪根葱?敢来管我们?”

    “我是城管吴亦非,凡是城里城外不守规矩的都要管!”

    “我可是县尉,所有捕快的头头,他是谁?朱巡检!手下一百多号人马,碾死你就跟碾个苍蝇似的,你也敢管?”

    “我只听县令的命令,其他谁来也不管!”

    “握勒了个去,我打死你个小屁孩!”

    “站住,你再往前一步我就不客气了!”

    边县尉正要大骂,身边之人早已不耐烦:“跟他胡扯啥呢?我来!”

    老朱“呛啷”一声拔出腰刀,就准备强行冲入报信,不料那个吴亦非突然掏出一个小灰饼,举手扬了一下就往地上一砸!

    “噗!”的一声轻响,眼前顿时白光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的眼睛!”

    两人呼着痛捂住双眼,下一秒肚子上就遭到重击!

    看到两个被捆成粽子,吴亦非啐了一口:“呸,浓包,不是说武功高强的都先来个夜战八方吗?怎么一招就倒?”

    赶过来的王吉德笑骂道:“也不看看你用的什么武器?师傅说闪光弹用一枚少一枚,新的还不知啥时候有呢!”

    “哼,我化学可不是白学的,等盐田产量上来,这东西随便造!”

    “你,好吧,看在这两个身份重要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了,留下两个,其他人跟我进去帮忙!”

    李县令没去喝那个香气扑鼻的茶水,自己可是和顾半城撕破脸子的,谁知道这老小子憋着什么坏呢,再三催促之后,鼠眼管家才不情不愿的进入后堂。

    没过多久,后面就传来一阵冷笑:“哈哈,我当什么事,原来是李大县令光临寒舍,真是令我蓬荜生辉啊,管家,你办的什么事,李大人过来,怎么就上茉莉花茶?快,把我那吓煞人香换来!”

    李县令抬手阻止:“不用了,你也不必再吓他吓你,老小子,我告诉你,你东窗事发了!”

    “哈哈,李大县令,老朽呢,虽然无官无职,可朝中也是有些人脉的,凡是都讲究个有凭有据,总不能李大人治下出了什么水匪山匪袭击的案子都往老朽身上推吧?告诉你,李家庄三百二十一口也不是泥捏的!”

    李县令盯着顾半城冷哼不语,老东西也是满眼嘲讽,那眼神分明在说:“是我做的又怎么样?你咬我啊!”

    突然间,刚刚退出的鼠眼管家出现在门边,不停向顾老头使眼色,那神情焦急得,都差点要喊出声来!

    也许是常年相处,臭味相投,老头很快闻出了不对,匆匆走出门外,当顾七拢着嘴,跟他说了几句之后,顾半城的身子立即塌了下来,出事了,摊上大事了,这李县令突然拜访,显然是已经得知了消息,前来兴师问罪呢,为今之计,唉,还有什么计啊,听听价钱吧!

    不过老家伙还不死心,又匆匆跟顾七交待了几句,这才深吸口气,稳定心神,重新转回客厅。

    坐下后,也不搭话,只顾拿起茶碗,可他的手偏偏不知收敛,抖得碗盖“当当”作响,心里一气,索性顿下茶碗,恨声道:“不知李大人兴师动众,到我顾家庄所为何事,老朽虽不为官,但上面还是能通得上气的!”

    “哟,这才哪到哪?怎么就沉不住气了?话说你之前当官时是不是因为城府不够深才被人挤下来的?”

    “竖子敢尔!”

    眼看老头被揭开伤疤,恼羞成怒之下就要暴走,李大县令更是不急,洋洋得意道:“好了好了,我就不戳你痛脚了,这么说吧,你寅夜派人袭击屠宰场,究竟有何阴谋?是不是想杀人灭口?要知道,本县令眼中可揉不得沙子!”

    “你,你胡说什么?我顾家庄一直以来都奉公守法,何时派人去过屠宰场?”

    “唔,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来人!”

    “在!”

    “人都来了吗?”

    “来了!”

    “那就进院搜查余孽!”

    一问一答,旁若无人,顾半城再也坐不住了,大吼道:“你,你心里还有王法吗?信不信我一个条子上去,立马叫你丢官?”

    李县令笑道:“哼,王法?王法不就讲究个人脏俱获吗?我要是搜出来,今天就是你入狱之时!”

    老家伙眼光一瞥,发现顾七已经撤离,心下安定不少,于是故作镇定说道:“好好好,你搜,要是搜不出来,看你今天如何走出这大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